Menu

中国教育报头版头条,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



图片 1

新征程 新跨越 新局面——写在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工作会议闭幕之际

  

3月22日至23日,教育部在北京召开“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工作会议”。中央部委所属高校和部分地方高校负责人、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部分成员、各省份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教育行政部门主要负责人、中央有关部委教育司局负责人等300余人出席会议。

  中国教育报3月27日头版报道3月22日至23日,教育部在北京召开“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工作会议”。中央部委所属高校和部分地方高校负责人、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部分成员、各省份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教育行政部门主要负责人、中央有关部委教育司局负责人等300余人出席会议。

这次会议以部署实施《关于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的若干意见》和《关于实施高等学校创新能力提升计划的意见》、推动高等教育全面提高质量为主题(印发了近20个相关文件),是我国高等教育从外延式发展为主向内涵式发展为主转变,从人力资源大国向人力资源强国迈进的关键阶段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是教育系统贯彻落实胡锦涛总书记在清华大学百年校庆上重要讲话精神的再动员,是高教战线贯彻落实教育规划纲要的再部署。

  这次会议以部署实施《关于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的若干意见》和《关于实施高等学校创新能力提升计划的意见》、推动高等教育全面提高质量为主题,是我国高等教育从外延式发展为主向内涵式发展为主转变,从人力资源大国向人力资源强国迈进的关键阶段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是教育系统贯彻落实胡锦涛总书记在清华大学百年校庆上重要讲话精神的再动员,是高教战线贯彻落实教育规划纲要的再部署。

与会代表认为,这次会议是一次转变观念、明确方向的会议,也是一次鼓舞士气、推进改革的动员会。是我国高等教育发展中的一次里程碑式的会议,对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开创高等教育改革发展新局面,必将产生重要而深远的影响。

  与会代表认为,这次会议是一次转变观念、明确方向的会议,也是一次鼓舞士气、推进改革的动员会。是我国高等教育发展中的一次里程碑式的会议,对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开创高等教育改革发展新局面,必将产生重要而深远的影响。

提高质量是高等教育改革发展最核心最紧迫的任务

提高质量是高等教育改革发展最核心最紧迫的任务

我国高等教育从艰难起步到实现跨越式发展,用了100多年的时间。这100多年,跨过了西方高等教育几百年的路程。今天,我国有2700所高等院校、3000多万名在校生,毛入学率达26.9%。无论是学校数量,还是在校生数量,我国的高等教育规模在世界都堪称最大,这是令人自豪的成绩。

  我国高等教育从艰难起步到实现跨越式发展,用了100多年的时间。这100多年,跨过了西方高等教育几百年的路程。今天,我国有2700所高等院校、3000多万名在校生,毛入学率达26.9%。无论是学校数量,还是在校生数量,我国的高等教育规模在世界都堪称最大,这是令人自豪的成绩。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从我国现代化建设阶段性特征和国际发展潮流来看,我国高等教育还不完全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群众接受良好教育的要求,同国际先进水平相比还有明显差距。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从我国现代化建设阶段性特征和国际发展潮流来看,我国高等教育还不完全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群众接受良好教育的要求,同国际先进水平相比还有明显差距。

提高质量是各国高等教育进入大众化阶段后面临的共同问题。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对高等教育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提高质量已成为我国高等教育改革发展最核心最紧迫的任务。

  提高质量是各国高等教育进入大众化阶段后面临的共同问题。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对高等教育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提高质量已成为我国高等教育改革发展最核心最紧迫的任务。

“不提高质量,大学就会失去生存和发展的基础。”中国科技大学校长侯建国说。身为校长,他深切感受到国家、社会和人民对大学的高度关注和殷切期盼。

  “不提高质量,大学就会失去生存和发展的基础。”中国科技大学校长侯建国说。身为校长,他深切感受到国家、社会和人民对大学的高度关注和殷切期盼。

武汉大学校长李晓红说:“质量问题不是今天才提,但是今天说质量,是新时期赋予了新内涵、新要求。”会场上,多位校长表示,过去大学也重视质量,但由于环境条件所限,不少时间精力花在了建新校区、建新大楼,购设备、扩规模上。“这些为高等教育的发展奠定了前提和基础,但还不等于质量。”

  武汉大学校长李晓红说:“质量问题不是今天才提,但是今天说质量,是新时期赋予了新内涵、新要求。”会场上,多位校长表示,过去大学也重视质量,但由于环境条件所限,不少时间精力花在了建新校区、建新大楼,购设备、扩规模上。“这些为高等教育的发展奠定了前提和基础,但还不等于质量。”

中国政法大学校长黄进认为,一所大学好与不好,关键是看师资水平、学生素质和文化氛围,大学的发展重心要从外延扩展为主向内涵发展转变。

  中国政法大学校长黄进认为,一所大学好与不好,关键是看师资水平、学生素质和文化氛围,大学的发展重心要从外延扩展为主向内涵发展转变。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郑南宁说:“在这次会议上,中央领导和教育部领导对我国高等教育发展提出了新希望和新要求,统一了思想,真正起到了转变观念的作用。校长的工作重心就应该转到教育教学、学生成才上来。”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郑南宁说:“在这次会议上,中央领导和教育部领导对我国高等教育发展提出了新希望和新要求,统一了思想,真正起到了转变观念的作用。校长的工作重心就应该转到教育教学、学生成才上来。”

山东大学校长徐显明则认为,提高质量是一项全面的系统工程,不仅仅限于哪个领域、哪个要素,与教育相关的环节都涉及质量问题。

  山东大学校长徐显明则认为,提高质量是一项全面的系统工程,不仅仅限于哪个领域、哪个要素,与教育相关的环节都涉及质量问题。

在本次会议召开前,教育部出台了《关于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的若干意见》。“这些新举措明确了提高高等教育质量的总体要求,也赋予了高校一定的自主权,对高校来说很有指导意义。”中央财经大学党委书记胡树祥说。

  在本次会议召开前,教育部出台了《关于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的若干意见》。“这些新举措明确了提高高等教育质量的总体要求,也赋予了高校一定的自主权,对高校来说很有指导意义。”中央财经大学党委书记胡树祥说。

人才培养水平是衡量高等教育质量的第一标准

人才培养水平是衡量高等教育质量的第一标准

本次会议的主题是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校长们认为,提高质量要以人才培养为中心。在大会介绍经验的6所高校,也不约而同地将发言主题落在了人才培养上。“大学校长心中有学生,大学才能有希望。”这是记者在采访时多位校长反复提及的“名言”,也是与会代表的共识。

  本次会议的主题是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校长们认为,提高质量要以人才培养为中心。在大会介绍经验的6所高校,也不约而同地将发言主题落在了人才培养上。“大学校长心中有学生,大学才能有希望。”这是记者在采访时多位校长反复提及的“名言”,也是与会代表的共识。

会议明确指出,要巩固本科教学基础地位,将之作为高校最根本、最基础的工作。南京大学校长陈骏说:“一流的大学之所以成为一流,是因为他们培养了一流的本科生。无论是美国的哈佛、耶鲁还是我国的北大、清华莫不如此。”本科阶段是青年学生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成型的最佳时期,培养拔尖的创新人才,首先要牢牢把握本科教育的质量。

  会议明确指出,要巩固本科教学基础地位,将之作为高校最根本、最基础的工作。南京大学校长陈骏说:“一流的大学之所以成为一流,是因为他们培养了一流的本科生。无论是美国的哈佛、耶鲁还是我国的北大、清华莫不如此。”本科阶段是青年学生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成型的最佳时期,培养拔尖的创新人才,首先要牢牢把握本科教育的质量。

提高人才培养水平,要创新人才培养模式。侯建国认为:“创新人才不是‘985’、‘211’大学的专利,它可以是各个层面的。创新人才一定不是简单地掌握多少专业知识,更重要的是看能不能够具备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